首页 > 温泉规划 > 汝州温泉棚户区:温泉棚改故事温泉四哥是谁?

汝州温泉棚户区:温泉棚改故事温泉四哥是谁?

汝州温泉棚户区:温泉棚改故事温泉四哥是谁?

申伟强

四哥的叫法,始于家里的排行。申伟强在家里是老四,在温泉镇工作30年,大家都习惯叫他四哥。

从18岁参加工作到现在,四哥没挪过窝,一直在温泉镇工作。当年的帅小伙如今成半桩子老头,从一般同志干到基层站所负责人,四哥从没有为工作与人红过脸。熟悉四哥的人都知道,这不是四哥脾气好,而是在温泉镇威信高。他是个说到做到的人,能为老百姓办的事,他想方设法办,只要不违背原则,四哥是宁肯自己贴钱也愿意为别人办事的人。这一方面是老爷子家教严,另一方面是四哥在温泉镇工作时间长了,有了感情。四哥说,群众有诉求,咱当基层干部的,得尽力帮忙,老百姓不容易,你能多说一句话,他可能就少跑一次腿。

四哥老家在庙下街,申家在庙下是个大家族,老掌柜参加工作几十年,在当地落了个好名声,申家兄弟多,没一个给家族脸上抹黑。四哥工作的单位离庙下街不远,过去上班骑自行车,用不了半个小时就到了。四哥说,从上班那一天开始,他就知道,工作要认真干,事情要用心做,不能做对不起老百姓的事情。30年来,四哥遵守着当初上班的诺言。在温泉镇,只要提起申家老四,熟悉的人都会竖起大拇指。  棚改开始后,四哥负责农户四组。他是新农办主任,自然是组长。入户之前,四哥并没有那么多压力,他觉得以他在温泉街的威信,做起事来,应该会相对容易一点。可与农户一接触,四哥发现,群众不买他的账了。过去见面说话的人,开始装着不认识,有的干脆胳膊架住门,堵着不让往家进。  农户四组有52户居民,涉及58处宅子,拆迁工作难度非常大,而且谁家情况也不相同。四哥知道,现在农村工作不好做,有时候你捧着心和人家共事,也未必让对方领情,涉及拆迁,更是难上加难。群众挖空心思想多得一点儿,政府这边有政策标准,还得要一碗水端平,而且群众习惯是对着看,有一家不动,就有十家效仿。

从来没有怕事的四哥第一次觉得工作难做了,按照镇政府的规定,拆迁有时间节点,一天要报一次进度,这老吃闭门羹也不是办法,四哥说,瞌睡不能当死啊,这工作一天不打开局面,就会有接二连三的难题。  四哥先找自己熟悉的人交流,还好,人家碍于面子,让进了门。进门以后的话就不好听了。对方开门见山地说:“四哥,你到我家来,几十双眼睛盯着,你头前走,后面就有群众说闲话。咱们平时关系好,你体谅体谅,这拆迁的事,别从我这先开始。”

棚改是件好事,为啥好事来了,群众咋这么扭捏呢?四哥有点哭笑不得,他耐着性子和对方沟通。第一次没有说通,第二天,四哥又来了,弄得对方觉得都不好意思,问了一句:“申老四,这棚改到底对你有啥好处,你在温泉街也是响当当的人物,低三下四找俺,到底图个啥?”

四哥说:“我是一点儿好处也没有,在温泉30年,过去有不少机会在这里买房子,我是家里的男孩,想着庙下街有地方住,离这儿也不远。要早知道这里棚改,我也在这买几处宅子,这一拆弄一疙瘩,可比我上班挣钱。倒是你,跌到福窝自己还不清楚。这政策是一把尺子捋到底,早签晚签都是签,早签了政府还有奖励,你为啥非得拗到最后,不要奖励呢?你和钱有仇?”

四哥的几番话,渐渐说动了对方的心。又登门的时候,四哥发现,对方和自己开始亲近起来,让起座来了。很快,在四哥的劝说下,这一家与镇政府签订了拆迁协议。

万事开头难,攻克了堡垒后,四哥所在的农户四组开始逐渐与政府签约,到了最后,竟有人挤抢着签协议。  5月10日,在温泉镇政府既定的时间段,四哥所在的农户四组全部签约。

有人和四哥开玩笑,说四哥还是你的面子大,工作进展得顺利。四哥说,谁不参与棚改,谁不知道其中的难处,咱们受点委屈,挨两句骂就算了,只要温泉镇的老百姓能够安居乐业,咱们就是退休了,离开温泉了,啥时候想想,不亏心,对得起他们,就值了!

,可以参考温泉规划的资料,